下庙山村没有山

现在能穿毛衣的,也就只有西宁了吧

两千三百多公里,整整四十一年,
终于抵达这座在父亲口中名为家乡的小村,很庆幸我还能依稀追溯到它当年的模样,
只是孩子们已经开始老去,老人含泪不语,
只是故事还在家人的微笑中隐隐作痛。